中日民间救助化武受害者 日右翼曾致女作家自杀

日期:2019-11-01编辑作者:武器库

图片 1 特别高度救助部队演练从高楼救人。

  初冬的“北国冰城”哈尔滨寒风凛冽,城北呼兰区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顺彩宾馆,变成了一座临时诊所,二十余名日本律师医生正井然有序地忙碌着。29名中国战争受害者是他们的患者。这是中日两国民间组织联合开展的第六次救助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受害者的活动现场。日方是日本律师自发成立的民间组织“中国战争受害者赔偿请求案件日本律师团”(简称“日本律师团”)的成员,以及他们请来的日本医学专家,中方人员来自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和哈尔滨当地律协。当前中日关系濒临冰点的特殊时刻,这次活动的意义何在?日本右翼势力日渐嚣张之时,日本律师团为什么还要力排干扰来到中国开展救助?中国的民间组织为什么要积极与日本律师团联手行动?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在哈尔滨参与了这次活动。

  为应对频繁发生的地震和火山等极端地质灾害,日本磨炼出不少具备特殊技能的专业救助队伍。日前《环球时报》记者走进号称日本顶级的“特别高度救助部队”,探秘这支精锐救援队的独门绝招。

  一次民间救助

  日本律师南典男带领他的团队和中方合作伙伴足足忙碌了5天。

  作为参加此次诊疗活动的成员之一,全日本民主医疗机关联合会委员、著名神经内科专家藤井正实参加了自2006年以来的历次来华救助活动。他告诉记者:“对比两伊战争期间10万名伊朗硫芥子气受害者的情况,中国受害者的症状远远超过他们。”日本京都民医联第二中央医院院长、神内科医生磯野理认为,日军遗弃化武造成的后果十分严重,除造成皮肤糜烂外,还波及呼吸系统、内脏、神经系统等,至今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这些富有良知的日本律师和医生表示,将把此次调查报告提交将于2016年在日本举办的世界神经内科医学大会,争取国际神内著名专家对日军化武受害者伤害进行认定,以促使日本政府尽快“有个交代”。

  在历时5天的救助过程中,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向29名受害者分别赠送了慰问金,并与日本律师团就共同发起设立“救助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受害者和平基金”达成初步协议。该基金将面向中日两国社会募集资金,用于对受害者进行人道主义救助。日本律师团干事长南典男表示,他们将在日本广泛开展募捐活动,让日本民众更多地了解历史真相,推动日本政府尊重史实,最终实现谢罪、赔偿问题的全面解决。

  10月28日,在731部队日军罪证陈列馆举行了救助和调查情况报告会,中日各方人士在会上再次忆及和声讨当年侵华日军骇人听闻、丧心病狂地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的滔天罪行,强烈谴责当前日本右翼势力否认、美化侵略历史的错误言行。南典男律师从日本国内请来的共同社、《朝日新闻》社等媒体记者,对此次救助活动和报告会进行了报道,首次将活动声音传到了日本。

  艰难的维权历程

  这是中日两国民间团体的真诚合作。对正义的坚守、对良知的呼唤、对人权的崇尚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共同开展这项跨越时空、跨越国界而目标高度一致的活动。

  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25号的一座双层砖木结构建筑,是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陈列馆。当年这里是日本驻满洲731部队驻扎地,从1933年到1945年,侵华日军在这里进行了细菌武器研究,数千名经“特别移送”的中国人,成了罪恶的“人体活体试验”的牺牲品。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731部队提前得到撤退命令,为了掩盖罪行,他们销毁设备,炸掉建筑,杀死关在特殊监狱里的人体实验“材料”。同样出于掩盖战争罪行的目的,侵华日军在投降前夕将难以计数的化学武器就近掩埋或遗弃。虽然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而这些“潜伏”在中国的化武恶魔至今仍在危害着中国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目前已在我国十几个省发现日军遗弃化武,其中以东北地区最为集中。据初步统计,迄今已有2000多人成为受害者。

  1974年10月20日,黑龙江省航道局红旗09号清淤船在松花江佳木斯市防洪纪念塔上游200米处清淤,李臣、肖庆武、刘振起、吴建宇等4位船员在清理被堵塞的抽水泵时,从江中吸出的侵华日军遗弃的芥子气毒气弹发生泄漏,4人躲闪不及,肖庆武不幸中毒身亡,其他三人被严重伤害。1996年12月9日,李臣、刘振起等联合其他两起遗弃化武受害者及家属,在中日两国律师帮助下,对日本政府提起索赔诉讼,这是中国受害者首次提起此类诉讼。2003年9月,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日本政府向原告13人作出总额约为1.9亿日元的赔偿,并指责日本政府在处理遗弃在中国的化学武器问题上态度怠慢。然而,2007年3月,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判决却驳回了中国受害者的诉讼请求。2009年5月,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中国受害者败诉。

  事实上,日本友华人士自发组成的日本律师团,早在1994年就开始了援助中国化武受害者对日本政府的索赔诉讼。他们在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等中国民间组织的支持、协助下,二十年矢志不渝,克服了重重困难。律师团是自发组织、自愿参与的,没有办公场所,没有专职人员和经费,来中国取证时所有的机票、住宿费,邀请受害者赴日体检、出庭等费用,都是自掏腰包,还要顶住右翼分子的恐吓和骚扰。“最开始十几个人,逐渐案子多了,不断有律师加入”。南典男告诉记者:“现在律师团约有150人。”

  这些年,日本律师团帮助中国受害者赴日提起数十起有关劳工、慰安妇、南京大屠杀、细菌战、化学战等问题的诉讼案,在中日两国和国际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每起诉讼都从东京地方法院开始,从正式受理到进入事实调查阶段,要经过长达数年的法理依据辩论,地方法院作出裁决后交由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再到日本最高法院作终审判决。但到目前为止,所有中国化武受害者的诉讼无一例胜诉。如今仅有吉林敦化两少年诉讼案仍在审理当中,据代理此案的菅本麻衣子律师透露,该案在东京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均已败诉,“希望终审有胜利结果”,但这很可能只是善良的愿望。按菅本麻衣子的说法,尽管这些案件证据确凿,理由充分,但“因为是中国受害者索赔,日本法院不会判胜诉”。

  坚定有力的中国伙伴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人权慈善活动的中国社会组织,十多年里一直与日本律师团、日本长崎县等友华组织、友华城市保持友好交往和合作关系,开展了一系列中日民间交流活动,并积极推动维护二战史实、捍卫中国受害者人权的各项行动。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负责人对《环球时报》介绍说,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该会与包括日本律师团在内的日本友华团体联手开展了多项活动。先后资助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和幸存者李秀英、夏淑琴依法起诉侵犯其名誉权的日本右翼分子东中野修道、松村俊夫和为他们出书的日本出版社。声援曾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东史郎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揭露日军在华野蛮践踏人权的暴行,并支持他上诉到国际法庭。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用英文写作了《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揭露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在欧美国家引起强烈反响,却引起了日右翼分子的仇视,他们不断用电话和信件恐吓张纯如,致使她精神崩溃,自杀身亡。2007年2月,基金会向收藏张纯如遗稿的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捐赠张纯如塑像,昭示中国民间组织的正义立场。2010年,基金会与日本律师团合作成立西松信浓川和平基金管理委员会,负责183名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的赔偿事宜,经过长达数年的艰难寻找和仔细甄别,目前已找到并确认131位劳工遗属的信息,已有101位劳工遗属办理了领取补偿金的手续。2011年10月,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日子里,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又承担了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名义向当年孙中山先生在日本长期开展革命活动的长崎市赠送孙中山和梅屋庄吉夫妇塑像的任务,成为长崎县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活动的一大亮点,受到长崎县民众的高度赞誉。

  今年5月至9月,南典男率领日本律师团成员先后三次造访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双方就共同开展救助化武受害者活动进行了认真商谈,达成了共识,做了充分细致的准备工作。南典男向记者表示:“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的有力支持,使本次救助活动取得了空前的成功,由此我们对未来进一步推动救助化武受害者活动充满信心。”

  必做之事,何谓艰难

  今年5月,当安倍晋三首相坐上宫城县松岛市航空自卫队基地一架编号“731”的T-4型教练机拍照留念的时候,中日律师团体正在哈尔滨“731”部队旧地,焦虑等待着遗弃化武受害者诉讼案的审判结果。近年,日本国内右翼不时攻击恐吓日本律师团,他们受到了巨大压力。南典男承认,为中国受害者争取公正的司法待遇已经越来越难。

  日本是个复杂的多元化国家,在那里,有顽固坚持错误历史观、坚持反华仇华的日本右翼政客,但也有像南典男这样对华友好、对中国受害者充满悲悯情怀的“日本好人”。二十年来,为帮助中国的战争受害者,南典男辗转中日之间调查、取证、走访,来过中国近百次,而且全部是自费。面对这位年届六旬、满头白发的日本友人,我们充满敬意。

  据南典男介绍,去年以来,中国吉林省档案馆新近发现整理了一批当年侵华日军士兵留下的“家书”档案,记载了日军士兵在中国烧杀抢掠的滔天罪行,可谓“铁证如山”。有关“家书”档案的消息通过中国媒体和其他国际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而在日本,被右翼势力控制的许多日本主流媒体,却对这一重要事件只字不提。南典男痛心地说:“右翼动用舆论力量,掩盖历史史实,拼命想拉走现在日本的年轻人,但我们有责任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他认为,在当下日本推进真实的历史教育虽然并不容易,但“必做之事,何畏艰难”!况且,有良知和正义感的日本年轻人并不在少数。南典男还清楚地记得,十多年前,他带着一个刚加入律师团的法律系毕业的大学生参观731部队罪证陈列馆,第一次了解日军暴行的这名日本青年非常震惊,因为此前他从来都不知道日军在中国犯下了如此灭绝人性的罪行,身心受到极大触动的他决定用毕生精力来与日本右翼做坚决的斗争,向日本社会正确讲述这段历史。南典男坚定地认为,中日友好的未来在青年、在民间。中日两国人民是推动中日长期睦邻友好的根本力量。

  哈尔滨联合救助活动结束后没几日,美丽的北京雁栖湖畔举办了举世瞩目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会议正式召开的前一两天,一则中日两国达成“四点原则共识”的新闻,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要闻。这是中日两国关系长达两年多的“冰冻期”以来让人稍感到有些暖意的消息,给人们带来“谨慎的乐观”。但全世界都在观察日本的政治家们会拿出什么样的行动来履行“四点原则共识”,其中当然包括中国遗弃化武的受害者们,他们也在等。至少,他们期待日本的政治家们拿出尊重历史、尊重人权的起码的勇气来。

本文由火爆网投平台发布于武器库,转载请注明出处:中日民间救助化武受害者 日右翼曾致女作家自杀

关键词:

总政:肃清徐才厚案影响 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

总政治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 充分发挥政治工作对强军兴军的生命线作用 认真学习贯彻《关于新形势下军队...

详细>>

武器库日媒称中国或组第4舰队剑指印度洋 辖2个航母群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1月31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海军近期在印度洋开展的活动令许多国家忧心忡忡。中国军方表示中...

详细>>

民警用冲锋枪和手枪连续命中20发击毙野猪(图)

中了20枪的野猪。 野猪被击毙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男子说话都在颤抖。 300斤野猪闯进大院见人就撞防暴叉没用,警察...

详细>>

中日同意尽早启动联络机制 安倍大赞真是太好了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3日下午在首相官邸,听取了防卫大臣中谷元有关日中“海上紧急联络机制”磋...

详细>>